2011年9月14日 星期三

【教學】如果遇到惡質店家,不洗自組證件照怎麼辦?

早上溫姓粉絲傳了MSN來,
這小娘要去泰國祭嬰靈外加學蠱,
看能不能跟最近當紅的憑什麼姊一樣,有求必應。

結果她急著辦簽證,卻沒有大頭照,
傳給我一張熱騰騰的用視訊還什麼鬼拍的照片,
要我幫他去背外加調證件照格式,
而且照片的氣色還非常之不好,不知道她是被嬰靈纏身還是視訊畫質差。
因為很急,所以還要求我儘快做好。

很混帳,這個粉絲自以為像國安感冒糖漿的人頭商標就很囂張。
還很急儘快做好勒。

結果我迅速的完成了之後,用MSN傳給她這張拼好的4*6證件照。



我忘了提醒她,有很多惡德商人為了賺拍照或沖洗證件照的錢,
是不會替客人沖洗這種划算的自組證件照。

我本來很同情那些相片沖印館一間接著一間的倒,
但是經過這個事件之後,我不但一點也不同情這個式微的產業,
反而希望這些店早早關光光。

不是一昧怪別人不給你生存空間,
而是開店當老大說了算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結果溫姓粉絲,她迅速的跑去沖洗。

額頭寫著肥羊二字的她,
理所當然得到了店家回應:「我們不接受沖洗自組的證件照喔。」

結果視錢財為糞土,
腦子也裝糞土的溫姓粉絲就這麼溫馴的在照片館當場拍了一組照片,
多花了四十多倍的價格,而且店家沒有給底片或光碟,
真的惡德商人界的楷模!掌聲鼓勵鼓勵!

在這裡我們也給我們的溫姓粉絲一個鼓勵,
她也是肥羊界不可多得的楷模,掌聲鼓勵鼓勵!

「你那麼快衝去幹嘛!你只要用一張你拍一組幹嘛!之後也很少用到啊~」
「我不知道店家會這樣啊!」
「你衝太快了,我這邊有一個備案,早知道給你帶去!」



「我幫你做了這張照片,她不幫你洗證件照,你就把這張沖洗4*6,
然後把你的大頭照剪下來就可以用。還不到五元呢!好棒!」

剪下來還剛好是兩吋的,真的是有夠貼心!

重點是想要多一張一吋的我還可以讓旁邊的人也捧一張,
要幾張有幾張,要幾吋有幾吋。

我倒想知道惡德商人會用什麼理由拒絕,
總不可能說:「不好意思,我們不接受死人復活的照片喔!」

而且如果你結帳的時候,口袋掏出冥紙更有效果。

在這邊分享給各位朋友,如果惡德商人不願意幫你洗組成八張的證件照,
而且急著用又不想花大錢的話,推薦這個方法給各位。

2011年8月13日 星期六

最近買的一套漫畫......

最近買的一套漫畫,名字很機車,
叫做「jj萌藝社」,連作者本身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起這個名字,
讓我結帳的時候感到相當的尷尬。



野中英次,是我一直很喜歡的一個漫畫家。

他笑料的梗,類似《幕張》般需要思考,
算是正經派的說著不正經的梗,
(我總覺得,要有點智慧的人比較明白)
並不像抓狂一族那麼表面,
但是這類書就真的要「知音」類型的才會喜歡。

外皮抽掉的話,還會有野中英次所繪畫的裏版...


書中的社長,我最喜歡的角色(還有青蛙),
我怎麼看都是在惡搞橫山光輝的劉備...


內容就不介紹了(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總之,如果你覺得你也是神經病的話!
快去看看這套漫畫吧!
真的別被封面給騙了!

當他是萌化的天兵高校就對了!

(無趣的人就誠心建議不要去看...)

2011年7月17日 星期日

如果這就是支持正版的代價......

今天和阿湘到台北市的精華地段去閒晃,
在繁華熱鬧的都市竊取一點悠閒。

經過南陽街的時候,
南陽街的男生們,
身上照慣例還是有一股很臭的酸味兒,
這是我對這條街道還是很不能適應的地方。

我和阿湘把沿路的唱片行全逛了,
包括了幾間特別的二手唱片行,
看到那些一張80特價三張100的,
真是令人惆悵,這裡擺滿了一張張被粉碎的夢想。

到了一間常光顧的唱片行,
拿起了某張專輯,阿湘這時候走了過來...

「我們逛了那麼多間唱片行,
無論是哪一間,
你都會拿起劉子千這張"感動"專輯起來看耶。」

「是的,因為我要購買它。」我小小聲的對阿湘說。
「你講真的假的?」
「真的,音樂這種事情不能開玩笑的。」

明明是光明正大購買專輯,
我們的談論卻像是在圖書館一樣,
出奇的輕聲細語,
只因為這間唱片行該死的生意特別好,
今天假日,滿滿的都是客人。

畢竟在這個鋒頭下購買劉子千這張專輯這件事,
最好不要太招搖。

我鼓起勇氣,
把這張專輯放到手上的一堆專輯上面。

「你真的要買?!」
「嗯,小聲一點。」我的聲音在顫抖。
「好吧,你是音樂人,你欣賞的音樂,一定有它的理由。」

我很謝謝你體諒我...

等一下,我買這張專輯是幹了壞事嗎!!
我不過是買張好專輯而已,
你這個語氣像是我要搭船跑路了嗎??

因為我發現其中一個客人已經發現我拿了劉子千這張專輯了,
於是我把那張專輯改插到我手上的那幾張專輯的最下層。

我回想起當初,我在唱片行買一整套豬哥亮歌廳秀的時候,
我也是這麼把豬哥亮擺放在聯合公園的專輯下面一同結帳的,

雖然店員在嗶條碼的時候,
嗶了聯合公園、陶喆等...當他嗶到豬哥亮歌廳秀的時候,
抬頭看了我一下。

那個眼神我一輩子忘不了,
就像是我塞了一張紙條給他,
上面寫著「我的愛滋檢驗是陽性的,接受我的愛吧!」一樣,
就差不多是那種眼神,
所幸我用堅定的本土八點檔眼神和他四目交接了一陣,
我堅毅的雙眼告訴他:
「我就是藝術領域就是這麼多元的一個人。」
他才繼續的嗶下去我整套的豬哥亮歌廳秀。

但老實說我當時真的很想親手殺了他,
我是認真的。

不過經過這次的陰影,
之後我去唱片行結帳的時候,
都會拿起根本沒有響的行動電話,
大聲嚷嚷著:「阿公~你欲看的豬哥亮,我已經買到了啦...好啦好啦,回去再講。」
然後按一下根本沒有響過的行動電話,
裝出一個毫不在乎的表情跟店員結帳,
走出店外之後衝到附近公園的公廁裡面去大哭一場,
一邊哭一邊拿著熱騰騰剛買的豬哥亮歌廳秀懺悔:
「對不起...我實在沒有勇氣承認我們之間的關係...對不起...」

就像「媽媽歌星」裡面說的一樣,
我的包袱實在太大,實在只能介紹你是我小妹,
不敢講坦白。

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對已經在天國的阿公很不好意思就是了,
為了我自己的孬種還要打假電話給在天國的阿公。


我很氣今天唱片行的客人始終絡繹不絕,
誰說什麼唱片界不景氣之類都去死,
櫃檯前面總是滿滿的結帳人潮這些都是死人嗎?

阿湘和我,很尷尬的躲在唱片行的一個小角落的暗處。

「我......我不敢去結帳。」

阿湘拍拍我的肩膀,用了一個「我懂」的表情。

「不然我幫你拿去結帳吧!」

(B2)我覺得緣份就是這樣奇妙的事,
兩個人的相知相守,見微知著,
從平常的小地方就可以看出,
他其實總是很為我著想,
未來我們也許可以共患難、同喜樂,
能和他在一起,我覺得人生真的很幸運。

「你要幫我結帳?」
我還是覺得有些擔憂,畢竟拿著劉子千的專輯去結帳,
等同購買喬傑立的「台風」專輯或劉福助(小劉)的綠標商品一樣,
基本上是大冒險輸了才會有的行為。

「是啊,這又沒什麼,購買自己欣賞的音樂,這有什麼好避諱的!」

我深深為阿湘的成熟所感動,
對!我只是支持值得一再欣賞的音樂,
真的沒有什麼好畏畏縮縮的。

但是在我做好心理準備之前還是麻煩你幫我拿去櫃檯結帳謝謝。

「好,我幫你拿MATZKA還有其他的專輯去結帳。」
「那劉子千呢?」
「你自己拿劉子千的去結帳。」
「......你這不是要我死?」

我收回我的感動,
我收回剛剛上面(B2)的那段話。


要我光拿一張劉子千專輯去結帳!!
不是要我去跳海嗎!
人家少年仔去便利商店買保險套,
好歹也會尬個可樂果、喉糖之類的,
遮遮掩掩並快速的結帳離開,
你要我赤裸裸猶如出生兒般純粹的拿著劉子千去結帳,
你這不是要我死嗎?

我覺得假設阿湘是的人生老邁時的伴侶的話,
恐怕不能幫我推著輪椅看著夕陽,
可能會先幫我保上鉅額保險金,
然後填上受益人為自己後,
把我推落蘇花公路170公里路段旁的斷崖,
至少經過幾天我才會在蘇澳外海被找到這樣。

「算了!我看透了!我自己拿去結。」

終於等到櫃檯沒有人的時候,
我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快速結帳,
然後對著老闆說出了一句我會後悔八輩子的話。

「你們這邊有劉子千的第一張專輯嗎?」

老闆拿著我買的劉子千端詳好久,
沒有要嗶的打算,
然後就對著在這間店尾端的店員大喊:

「這張劉子千不是第一張嗎?」

我忍不住嘖的一聲,
心裡嘀咕「老闆你能不能小聲一點?」

偏偏老闆娘很假懂,
走過來拉高分貝說
「這個不是,這個是第二張,他還曾經出過一張沒錯。」

假懂請看場合好嗎?!
而且你說得很大聲你知道嗎?

然後兩個人就這麼討論起來,
也沒有打算幫我結帳了這樣。

「帥哥我幫你查一下,你等等喔...」
「ㄜ......其實不用麻...」
(老闆娘迅雷不及掩耳大喊)
「後面幫我查一下劉子千第一張專輯我們還有沒有!!
客人要買!!」


我以月球漫步不留痕跡的移動腳步到距離櫃檯大約五步遠,
假裝看著電視播放的演唱會,
假裝事不關己的對阿湘說「這是傑尼斯的團體嵐啊哈哈哈...他是松本潤啊哈哈哈...」
假裝我不是老闆娘口中的客人。

這時候在店另一端的死耳聾店員又大喊:「老闆娘哪一張?」
然後老闆娘又大喊:「劉~~子~~千~~的第一張!」

並且給我致命的一擊!!

直接指著我說:「這位客人要的!他已經買第二張了!他要第一張!」

「你們通通給我閉嘴!!!!!」
這是我在心裡大喊的,在當場我和阿湘真的已經哭出來了。

你們當這個唱片行是什麼地方?
長江三峽兩岸嗎?你們兩個隔著河岸是在喊個什麼勁兒?
你們知道因為你們兩個猶如康是美的大聲公幫我放送,
整間店的客人已經看著我竊竊私語了你知道嗎?
可以站在我的立場為我想一想好嗎?
以客為尊的道理難道沒有半點實踐嗎?
我很想哭你知道嗎!


尤其站在我旁邊那位小姐,
你不要以為我沒有看到你和你朋友還不小心笑出來,
笑出來就算了,站那麼近打量我看熱鬧是怎麼樣,
我是真的很想揍你們兩個你們知不知道,
兩個拿著韓國藝人專輯的死肥婆。(開始遷怒)

整間店!一整間店就這樣像空氣凝結了一般這樣看著我,
是怎樣?!

既然客人買了會被人家笑,你們就不要擺出來啊!
擺出來賣我買了你們又笑我!不愉快嘛!!不要錄了啊!

人家劉子千這張專輯是用傳統磁帶製作的你們知不知道,
懂什麼啊!懂音樂的行家才會買你們懂不懂!

我又不能裝傻說
「唉呀~是劉子千啊,我買錯了啦,
我要買的是劉謙~變魔術的那個啦...什麼?
這裡不是金石堂啊?我走錯了啦,哈哈哈哈哈...」
然後用力丟下一個煙霧彈披風一拉帶著揚長的笑聲破窗而出。

最後,就這樣,我帶著劉子千,與一堆「上得了檯面」的專輯,
接受眾人的目送,慢動作似的,在嵐開心的背景音樂下,
悲情的離開了這間唱片行。

阿湘說:「那個老闆有點過分,他還特地把你的劉子千舉起來問。」

我什麼都沒有說。

因為我的視線早就已經模糊了。
是雨是淚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不對,應該每個人都知道我在哭,
因為當時根本沒下雨。



我只記得上一次流眼淚是「幕張」這套漫畫被腰斬的時候.........

我開始質疑自己支持正版的價值在哪。

2011年7月9日 星期六

鄉愁


那個女孩子隻身從鹿港到台北來工作,
在公司附近租了間小雅房。

有次在公司加班,最後就只剩下我和她,
到了接近凌晨時分,
我們鎖上公司的門,
一起走出公司,
走出來的時候,
我們很有默契的同時看著夜空,
吐了很長很長的一口氣。

互道再見之後,我看著她一個人往租屋處走去,
就像電影一樣,信義區一個行人都沒有,
稀疏的幾台車來來往往,
她的影子拉得長長的...

我總覺得,這種離鄉背井的遊子,
要他們離開家鄉,
一個人在這汲汲攘攘的肉食台北生活,
需要過分的堅強了。

她知道我聽羅大佑,
笑著對我說:
「鹿港現在到處都是霓虹燈了,
所以鹿港小鎮這首歌,已經不合時宜了。」

還是合時宜。

「你們異鄉的遊子,沒有鄉愁這種東西嗎?」

「有」


她接著說:「我其實常常很想家。」

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畫虎不成反類犬



當我看到這個MV的時候,我非常火大。

劉子千,劉家昌之子。

很久之前我對幾個同事說「劉子千的創作專輯,其實還不錯。」
無論是哪一個朋友,對方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
對我投以的表情,
都好像是看到我當場吃了鼻屎一樣,
臉扭曲著,並以睥睨的表情看著我。

基本上我認為,能讓我聽上五輪以上的專輯,
就有買正版的價值,
現在市場上的唱片,
一張專輯中,只要有四首歌以上能聽的,
機率差不多是樂透中四個號碼一樣。
不過純屬個人立場,
畢竟音樂及藝術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很主觀的。

後來知道了他第一張專輯在台銷量並不怎麼好,
鄉民也常拿來當玩笑的對象(詳見BBS),
看了新聞又得知他在香港酒駕出了車禍。

我想,他大概玩完了。
但是很幸災樂禍高興的是:
該是確定可以購入他的專輯的時候了。

至少確定未來不會再亂出、再版,
因為那對持有蒐集癖的我其實是蠻麻煩的事。

結果我今天去買派克的時候,不小心看到這個MV。

我說直白一點,這是什麼爛東西?

出發點很棒,創意也很棒,
我明白導演的用意,所有運鏡的方式,
很想要營造出二秦二林年代愛情電影愛用的手法。

但是很糟的衝突是,畫面非常想要擺脫「俗氣」這個名詞,
詼諧的構想卻以一種極為嚴肅的處理方式呈現,
或許專輯本身對於老歌(還劉家昌大師的作品呢)是必須嚴肅的,
但也不必用得跟學生用DV拍一拍,
然後套用復古效果影片樣本直接投稿的質感一樣吧,
並不是用個土黃色色調就代表復古好杯~

扼殺了一個創意,畫虎不成反類犬。嘖。

侄子一號教我的事

侄子一號來我家,
自從他老妹侄子二號誕生後,
不可免俗的有些小失寵,
感到相當失落,
身為超級小舅舅的我,
決定帶他出去外面透透氣。

其實,想要透透氣的是我自己。

我像一個年輕爸爸一樣牽著他到公園,
感覺真的有點微妙。

突然一架飛機從頭上呼嘯而過。

「小楷鈞!你看!是飛機!」

侄子一號把頭完全仰起來,
抬頭望著飛機,噴出一條白煙,
興奮的拍手叫好。

「飛機!小舅舅看!」

我好像想起了小時候的我,
也很喜歡看藍天裡劃過的飛機,
尾巴拖著一兩道白色的雲,
那種感覺無憂無慮,而且很童年。

於是我們就找個了草地,
一起望著藍天,抬頭等著飛機來。

等了片刻,似乎隱隱約約的從天的另一邊,
聽到引擎聲,
在飛機來的那一刻,
我和兩歲的侄子抬頭望著飛機,
一起在草地上開心的大跳大叫!
快樂的對著飛機招手。

我好像想起了什麼已經遺忘的幼年回憶,
覺得這種感覺很純粹,
純粹的很幸福。

急功好利的社會生活總壓得讓人喘不過氣,
早就忘了兒時偶然望著呼嘯而過的飛機的興奮與快樂。

更早就忘了興奮將天空飛機用手抓進嘴裡,
閉上眼睛許上一個願望的純真。

我要謝謝我可愛的小侄子帶我到公園去,
讓我重拾了一些失去很久但卻很重要的事。

2011年3月8日 星期二

一個所在叫侯硐

在星期五的深夜重看了吳念真導演的【多桑】之後,
也沒有什麼睡眠,毅然決然的就在隔天早上打電話叫醒了阿湘。

「我們去侯硐看看吧,走。」

我時常在看了一部喜歡的電影後,
會趁著心上感觸微慍猶存的時候,
特別到同一個場景去,所謂的「感受」一下。

與其說是觀光,
不如說是我享受一種浸淫在當時時光錯置的環境中,
用當時的人的角度心情,
去體會箇中心情。

這也成了我一貫的儀式,
也算是對導演、編劇、故事的主角、時代的變遷,
一種致敬並體會的方式。
透過這樣的儀式,能更懂得導演想要表達的是什麼,
透過環境的幾何,假想體會一下當時劇中人的心情是什麼。

當然,絕多數是感傷的。
畢竟前一代甚至前前一代的辛苦以及堅韌,
在現實的環境下,我還是很難切身去體會到。

侯硐是個很美的地方,美得有些悲傷,
頹圮的礦產、荒涼的廢墟,
讓我回想到國中時第一次看到九份時的感動(與悲傷)。

當然,現在的九份的變遷可多了,
僅能從遠處隨風搖曳的菅茫花海,
去搜尋那個時代的悲情往事。
我始終還是不能去斷定這樣的改變是好是壞,
消極的把它視為是一種既定的變遷及過程。
日子總會過去、時間總會過去,
而依附著回憶的景物,
也會改變。

已經漸漸的可以體會到,侯硐會因為觀光價值,
成為下一個九份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而關於侯硐的種種回憶,
可能僅能存在侯硐人的記憶、
一幕幕充滿白色刮傷的影帶場景、
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中。

特別感謝吳念真導演的著作及電影,
讓我有機緣引伸竊取到關於侯硐的片段記憶,
也因此感到小小的感動及滿足。
==================
P.S.
現在的侯硐被定義成貓村,
有很多親人的貓,算是一個很棒的趣味!
但是強烈建議有意去參觀的朋友,
一定要深入侯硐去走走,甚至於深入了解侯硐的故事,
這個「村莊」的人、事、物故事性很重,
一磚一瓦都像在訴說著一段段專屬的回憶。

貓隨時可以看到,但是關於老侯硐的各個部分,
我想只會隨著開發建設而越來越少。


附上這次相機沒電而用腳機拍的相片

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雞排英雄:一齣配角比主角亮眼太多的國片

睽違了多年,我終於又踏進了電影院。

我真的是一個很不喜歡進電影院看電影的人,
對於一個喜歡邊看影片翹著腳邊大吃大喝、
遇到演員作了一個很棒的表情或說了一句重要的台詞,
會特地倒帶再看一遍的我,
電影院看電影絕對無法滿足需求。

其實最重要的原因,
應該是在國小的時候所激起的潛意識影響,
國小的時候,總是會全班帶隊到視聽館、視聽教室之類的地方,
觀賞類似《獅子王》、《小鬼當家》之類的影片,
我最痛恨的地方就是,
明明相當不好笑的地方,也能引起「哄堂大笑」,
我很不喜歡「哄堂大笑」的感覺,尤其在我覺得不好笑的橋段。

電影院裡人那麼多,
當然無法過濾那種笑點低或笑得很假的人,
可能很多人覺得笑點共鳴是種樂趣,
但對我來說,那真的不是一件很熱鬧的事。

龜毛如我,當然要避開電影院這種場合。

睽違了多年,我終於又踏進了電影院。
(這句話開頭就說過了)
上次進電影院看的電影是「追殺比爾」,
都已經快要十年前的事情了。

因為這次,
阿湘的大姑媽是「雞排英雄」裡面的重要演員之一!
(也因此幫我拿到了豬哥亮的親筆簽名,哈哈哈)
相當的帥,說什麼也要去捧場!

依照慣例,相關的影評我就不再撰述,
純粹分享個人小心得,充滿個人偏見,也僅提供參考。

======================
「雞排英雄」這齣片,老實說,
如果不是因為阿湘的大姑媽以及豬哥亮有參與演出,
我絕對不會去看。

第一個原因就是,「雞排英雄」這個名字,
就註定了此片的某些走向,而這些走向,
就恰恰是我不怎麼喜歡的那種電影類型。
不過這幾年來,電影真的不能光看名稱,
像是近日的「三個白痴」就是個不錯的反證。

很奇妙的,我還沒看過三個白痴,
但是他跟雞排英雄的名稱定位相同,
我卻有不同的見解。

假設不懂我上面的描述,沒關係,主觀嘛。

第二個原因就是:
太多覺得海角七號抄好看的人跟我推薦雞排英雄了。

這讓我更加確立雞排英雄的界定類型了,
甚至連劇情、橋段、鋪陳,幾乎就完全可以猜出來,
所以,如果台灣本土導演想要拍出一個什麼樣的電影可以賣座的話,
請打電話來問我。

所以在看這齣影片之前,建議請懷著輕鬆的心情,
不要帶有任何期待或動腦(感想留待於走出電影院後省思),
避免各種偏見破壞了觀賞的樂趣。
為了避免這些偏見,下方對於配角在戲劇裡的角度不會多做著墨,
僅提供相當簡短的觀看重點提供參考。
因為很多人看過電影後,往往不記得劇中人物的名字,
特別在後面註記,看看你是不是也有跟我一樣的想法。

【這齣戲的亮點在於「配角」】
如果你不是主角的粉絲,那麼你可以很輕易的喜歡上這部片的配角。

嚴藝文(滿妹,炸雞排的)
戲劇系。舞台劇的硬底子演員。
在這齣戲裡面,會很容易喜歡上她,就是所謂的「得人緣」的相。
厲害的點在於雖然演的是諧星喜劇,
但是在裡面的幾個鏡頭,卻拿捏得恰到好處,不會過於油條造作,
我認為這是就一個諧星來說,是超難做到的一個境界。

趙正平(十八)
一個演員只要自然就是棒。
趙哥其實在鏡頭前很能知道這個角色的靈魂在哪,
加上他的長相跟說話方式,加上不斷咀嚼的檳榔及單眼皮,
不用刻意去演就為他加分增色不少!
也是劇中我很喜歡的一個角色。

翠娥(藍正龍的阿嬤)
阿湘的大姑媽,這一次能免費看到這齣電影真的要感謝。
翠娥姐是台灣知名的歌仔戲演員(相關資料可google查詢),
在去年的聖誕節,我們曾經一起吃過飯見過面,
看雞排英雄的時候,有「阿嬤」的鏡頭一定是最賺人熱淚的。
正因為翠娥姐自然的和藹,將大家童年所認為的「阿嬤」=「和藹」,
將親情的共鳴連結起來。

演技相當的自然!
說話的方式幾乎就跟當時我們在板橋的聚餐閒聊一樣。

自然到我看到一半忍不住跟身旁的阿湘說:
「你覺不覺得,大姑媽自然到不像在演戲,戲外的說話方式也是這個樣子...」

如果一個演員能讓看戲的你覺得他不像在演戲,
那他就是一個接近成功的好演員。

蔡昌憲(小七)
不用說,也是一個相當得人緣的演員,
因為艋舺及身高的關係,
演藝方向似乎被定位成「本土」、「義氣」、「弟」、「善良的小流氓」,
然而在這齣將所有的定位都弄上了,
姑且不論演技出色與否,
優勢在於他是一個不容易讓人討厭的演員。

呂雪鳳(阿水嬸,賣菜瓜水的)
與翠娥姐同樣是劇中一個很棒的演員,
仔細從台詞就可以知道,
他們是將「劇」用自己的口白跟身體去描述出來,
而不是將劇本上的台詞或動作硬生生的表演出來。

就像是國寶級布袋戲大師李天祿,
就是一個自然演員的表徵,
李天祿在演出侯孝賢導演的電影時,
候導不會要他被台詞,而是直接將劇情的意思以及導向描述一下,
讓李天祿在劇中自由去講、去發揮,
經由未經切割、配音的鏡頭,
演員的天才及自然會完全的自然起來。

在這齣戲中,趙正平、翠娥、以及阿水嬸在很多地方,
都流露了這種行雲流水式的自然。

比起因為贊助商是統一而很多鏡頭出現統一各種商品太刻意,
(從沙拉油至來一客等都有)
不過我想,反正這種片就是放輕鬆去看,
應該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那些鏡頭吧!

總而言之,是一齣很輕鬆的片,
推薦大家懷著輕鬆愉快沒有負擔的心情去看這部片。

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她的眼睛

那天和阿湘去了花博,
參觀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夢想館。

在夢想館裡,其中有個環狀劇院,
圓周佈滿環狀的高解析螢幕,
參觀的人就在環狀的中央,
螢幕就這麼圍繞著觀賞者,
像被電影螢幕包圍著般播放著各式各樣的數位美景動畫。

配合著播報員很煞風景的大陸式播報,
其實把整個感覺營造得很差。

「現在,各位的種子就這樣飄逸在風中~仔細看螢幕......」

我坐在地上,
一邊敲打著因為走了一天痠到不行的腰,
一邊按摩著小腿,
再美的數位影片,播報員拿著小蜜蜂大陸式的播報陪襯,
都讓整個用心的影片變得很廉價。
我在心裡嘀咕著:「這種地方,可能小孩子會覺得很開心吧。」

這時候,我看到身旁的女孩,
正帶著興奮的微笑,
像是發現流星雨般的興奮的環顧著四周。

她無意透露出的稚氣笑顏,是我最喜歡的。
每當她一露出這樣的表情,
我總會不自覺的也跟著微笑,
就這麼看著專心的她,
看得好久好久。

這樣天真的笑容掛在她臉上是很襯的。
有時候看到她這樣的笑容,
總讓我覺得,自己真的是個很幸運的人。

就只是像是一個孩子一樣笑著。


如果能一輩子這樣看著就好了。






如果能幾個輩子那就更好了。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說到這個智齒呀......

「拔智齒,就像是坐在手術台上被強姦一樣,每拔一顆,你就像被強姦一次。」
by 我忘了是哪個朋友說的

拖了許久,我終於鼓起了勇氣,去把智齒拔掉。

過年的時候,發覺智齒好像有些小蛀,有點痛,
巧妙的運用必備良藥「齒治水」來撐過這個過年,
不過講話、吃東西、整個身上、甚至於整個房間,
都充斥著齒治水的味道,
我想齒治水的味道之強力應該僅次於正露丸以及噁爛到了極點的熊寶貝香芬袋。

今天是開工的第一天,上班的時候依舊很忙,
想想...下班也該到牙醫去報到了。

實在是很不想拔智齒,
自從十年前,我就曾經詢問過班上的同學,
吳大貓用一個讓我這輩子難忘的表情說「那個很~~痛!超~~~痛!」
一本正經的她用很扭曲的表情跟我形容,
我承認身為一條漢子的我的確是被她嚇到了。

還有一個同學吳小白,
發育大約國小程度剛開始長O毛的他也是用很誇張的表情說「那個真的很~~痛!超~~~痛!」
之後問他是什麼時候拔的,他回答我「還沒拔過。
因為這件自以為幽默卻嚇到我的事情,使得他慘遭我霸凌兩年,
之後的聚會只要吳小白有露臉的場合,
我也都會叫討海霸凌他。

就因為周遭朋友、同事的「循循善誘」下,
拔智齒這件事情,就像跑路一樣,
我能躲一年是一年。

今天一踏進牙醫,護士一見到我就說「你很久沒來囉...」

這間我從小就看到大的牙醫診所很微妙,
我一踏進去,總是會被當成小孩子一樣,
之前帶阿湘去也一樣。

「牙齒會痛痛嗎?」
「嗯,智齒那邊好像是有一點...」

護士很喜歡使用疊字是一個特點。

「等等陳醫師就來了喔,不要怕喔,乖!」
「嗯。」


內心其實在吶喊「啥貨啦!」

想說中國人嘛,禮多人不怪,
再來就是我可能表現得真的很害怕的樣子,
接過紙巾的手有在顫抖。

陳醫師是個六十多歲的老醫生,
國小的時候他稱呼我「弟弟」,
從國中開始後他稱呼我「林先生」。

「林先生,智齒要拔掉嗎?今天......」


我躺在行刑椅上,電燈打在我的臉上像在逼供,
護士跟陳醫師俯瞰著我的臉,要我做出決定,
空氣瞬間凝結了大約十秒。




「蛤?你們在等我回答嗎?」




我承認我在做最後的掙扎,
我一直覺得我是條漢子,
如果一塊錢壓倒一個好漢,
那一顆智齒應該有更強悍的效果。

「拔吧!來吧!」
「好,那我們就開始了。」

陳醫師拿出了鐵針頭準備幫我注射麻藥,
這東西我見過幾次,我不害怕,
通常這個時候,我巴不得他使用大象劑量的麻醉劑,
讓我昏死過去,醒來一切搞定。

腦海又浮現出一些拔牙死掉的新聞。

「阿痾嗄襖樣偶物奧嗯應~~」(那顆牙好像有蛀到神經)
陳醫師:「好,我看一下喔...」


屁勒!!
我嘴巴被撐開說出來的話我自己都不知道在講什麼了,
最好陳醫師你聽得懂!你真的有聽懂嗎?

接下來,陳醫師拿了兩根超大的工具,
那個大小讓我覺得他可能要幫我換機車的外胎。

「那我們就開始拔吧。」
「不用先照個X光看看牙齒根部長什麼樣嗎?」
「不用不用,哈哈哈哈...直接來了...」

到底真的假的啦!為什麼流程跑得跟我所認知的不太一樣。
也太乾脆了吧!

接下來,陳醫師拿起換外胎的那個工具,就直接撬我的智齒了。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要不要加一些麻醉劑量?」
「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要!」

不是我誇張,那根真的也太大了!
而且這樣直接撬感覺真的很暴力,
感覺就是黑道行刑的感覺,
我真的有想求饒的衝動。

接下來,我的智齒,就被又撬、又夾、極度暴力噁心的狀態下處理。
真的很噁心,陳醫師整個人都站起來了!

陳醫師將工具拿出我的嘴巴,背對著我...

「嘖......可惡......」




陳醫師你剛說了「嘖可惡」吧?!
你剛剛是說了可惡是吧?!
出了什麼狀況倒是說句話呀!不要衝動啊陳醫師!

只見陳醫師翻箱倒櫃,拿出一支更大的夾子,
有種「恁爸跟你拼了」的表情走過來。

陳醫師:「來,林先生,就快好了。」




我覺得你在騙人。






而且我覺得有事好商量,請先冷靜好嗎?
我們坐下來好好談,你真的沒有因為拔不起來而生氣嗎?
先冷靜好嗎?你這樣嚇到我了。



(接下來的情節就有點像百變金剛裡面的博士煮牛肉麵)
(我一點也不誇張)

然後我的智齒就快快樂樂上學去了。



後記:
護士拿著我的智齒對我說「林先生!你的好大喔!又大又翹!」
害我覺得有點臉紅......是有那麼點變態啦,請加個「智齒」好嗎?!